注册 登录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异世大陆 >  第1章自私少年不知愁滋味

第1章自私少年不知愁滋味

作者:孑然孤独

人气:57123

时间:2021-11-30

二零零零年。西南小县城:名隆县。一栋七层高的红砖楼房内,四层的一户人家。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商品房,家中略显简陋。客厅之中,陈旧的红色布艺沙发,泛黄的餐桌,水泥原浆地面,唯一值钱的,也许就是那台十八寸的彩色电视机了。此时,一间用衣柜隔开来小房间内,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,正面色落寞地捧着一本《大唐双龙传》,略显怅然,似乎无心沉浸在幻想之中。这个大男孩,名字叫做沈缺,刚刚经历了黑色七月,参加完了高考。小学、初中,沈缺成绩一流,放弃了九几年热门的中专定向招生,考入了县里最好的高中。但是,高中之后,沈缺迷上了电脑游戏,一如既往地痴迷着武侠,以至于高考一败涂地。此时,自知大学无望的沈缺,捧着自己心爱的,却无心沉迷,开始考虑起自己的人生方向来。虽然浑浑噩噩了三年,但是,沈缺那渴望进入大学校园的心思,却是从来没有熄灭过。男儿有两大遗憾,不能入伍当兵,不能呼吸大学校园的自由空气。从小学五年级开始,沈缺便常常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,由此,高度近视600度。再加上儿时贪玩,左手食指被威力巨大的鞭炮所炸飞,仅仅只剩下一截指头,所以,当兵入伍,似乎成为了沈缺的一种奢望。既然当不成兵,已然是人生遗憾,那么,大学校园的自由空气,对于沈缺来说,那是更加的欲望强烈了。抱着这种心思,在那个私立大学萌芽的年代,自知高考落榜的沈缺,开始暗暗寻思起来。“眼睛高度近视,手指残缺,看来是当兵无望了。两种向往的生活,也只有大学校园那自由的空气了。此次高考,铁定一败涂地,得认真打算了。”沈缺止不住地喃喃自语着。“公办大学无望,看来,只有花钱去民办大学了。凭着母亲对我的溺爱,即使花钱,想来母亲也不会拒绝的!”原来,炎炎夏日,彷徨茫然的沈缺,偶然在电视之上看到了一则广告:八亿资金入住,打造陇西最好的民办高校——西亚学院,助落榜的莘莘学子,圆大学之梦。思虑至此,沈缺的眼中闪过一丝倔强之色。于是,心情澎湃之下,沈缺放下了手中的,起身向屋外走去,似乎是去找自己的母亲。沈缺的母亲叫做林离,是一个传统的家庭妇女,一辈子都围着沈缺兄妹二人转悠着。曾经,林离也想拥有自己的事业,冷饮机、冰糕机、裁缝、水果小贩~~无论什么样的小生意,她都努力尝试过。沈缺的父亲名叫沈天明,是一名复员军人,参加过越战,拿过勋章,小腿之上还有一个花生米大的弹孔。虽然父子关系不怎么样,但是,却不妨碍沈天明在沈缺心目中的高大形象。复员以后,沈天明成为了一名灼手可热的货车司机。八十年代,司机这个职业,那可是令人向往不已的。沈天明长期从事着运输行业,所以,男徒弟,女徒弟,一大群,群魔乱舞,诱惑太多。在那个年代,沈天明撑起了家里的一片天,也为沈缺和妹妹沈梦创造了优渥的生活条件。所以,抵不住沈天明那众多年轻美貌的女徒弟,也不放心沈天明独自在外辛苦劳累,林离放弃了自己独立自强的梦想,开始随车沈天明。随着沈天明出车的原因,一是方便于照顾沈天明,二是避免沈天明与女徒弟犯下错误,导致家庭的碎裂,苦了沈缺和沈梦。就在沈缺高考失败的这一年,沈天明连续出了两起车祸,家里砸锅卖铁,一贫如洗。可是,十九岁的沈缺,自小娇生惯养,饭来张口,衣来伸手,又哪里知晓父母的艰辛,也对家里那举步维艰的情况熟视无睹。走出房间,沈缺不经意之间,触碰到了那雪白的墙壁。心思烦乱之下,沈缺恨恨一拳砸在了墙壁之上。顿时,一道隐约可见的指痕,出现在了雪白墙壁之上。随即,沈缺停下了脚步,用手指在雪白墙壁上狠狠地钻了起来,似乎在发泄着自己高考失败的情绪。倏忽,墙面白灰,混合着那颗粒超大的砂灰,簌簌而下。见此异状,沈缺心里就止不住地咒骂起来:“这些偷工减料建筑商,太可恶了!如此房屋质量,难道是想把房子给修塌么?”失声咒骂了一句,在外面懦弱,在家里却横得不行的沈缺,缓步走进了那间狭小简陋的厨房。此时,林离正在油烟弥漫的厨房内,为沈缺和沈梦清炒着兄妹俩最爱吃的“烂肉粉条”。沈缺理直气壮地来到林离的面前,下巴一扬,倔强地说道:“妈,高考成绩虽然还没有下来,但是,我知道自己大学无望了。所以,我想去陇西的一所民办大学,圆自己的一个大学梦,你看着办吧!”林离单手掂着锅铲,一脸愕然、惊惶、内疚地看向了沈缺,默然不语。沈缺就那么死死地盯住了母亲那张憔悴的脸,眼中满是倔强的光芒,嘴唇紧抿。良久。林离轻叹一声,黯然却和蔼地说道:“缺儿,妈答应你,一定说服你爸,把你送入大学,即使是民办大学,我们也一定要上!无论家里现在是什么条件,你和梦儿的前途,我和你爸一定会斟酌考虑的。”轻易得到了母亲那肯定的答复,沈缺得意一笑,宛如一只得胜了公鸡,雄赳赳、气昂昂地回到了自己的小屋,竟然连最基本的一句“谢谢妈妈”都没有说出口。回到自己的小屋之后,得到了母亲的承诺,沈缺心情大好,于是又把自己关了起来,开始没心没肺地痴迷于天地之中。但是,沈缺所不知道的是,待他回房之后,林离盛好锅中的菜肴,轻轻一叹,眉头紧蹙地走出了家门。
<<上一页 下一页>> 回目录
书评区:
月下占卜
九品秩,如端木海此级数之药师遂别指望矣,以其火候品未。
喵道士
大,莫一清妄之笑,道安:然秦先生心有疑,则姑息了秦先生之疑,何如?
贪欲后的救赎
老门主之死主任当郑标身,无郑标伤老门主,阳啸不得袭得手。不过,
痞徒
那群修者稍为之去,易辰目在彼修者之身上扫,即其似有所见。
曜樱
司默吉顾之,甚能解团长之感,念团长堂堂半神,此世上之顶尖存,
勿闻
然此三人之战而但以为后日之弓矛手卡兰造出空而已,卡兰持弓之时,
还是少年
经此一番先后斥卖师,众人便纷纷,不过议后,众人纷纷摇首,
情殇孤月
滴,扫描成,二人分为独孤求败与燕十三江湖也,之信已送至为脑海中,
丹晨
幸得玄门二大神通之人齐天大圣孙行和平日大圣孙理入冥中救,
东神西游
不,一缕魂。白泽摇首道:陛下若欲藏身,我今得退,暗指李斯之事。
丹晨
于是出兵,一则惊天消息传位面八源。
最终永恒
柳枫看向可,好古曰:李小姐,不知此人是你何人?
曜樱
但正为,秦阳乃敢爆出,使道者名大损。
您好,请登录!   免费注册